Model.TITLE

《湖山掩映——浙江画院作品集》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湖山掩映——浙江画院三十年学术回顾作品集》序

文/孙永

1984年浙江画院于西子湖畔呱呱坠地,茁壮的成长到今天已届30而立了。

溯往昔,峥嵘岁月——建立浙江画院最初设想,最早是由潘天寿先生时在1957年向浙江省委、省政府提议的,他当年虽然已经是浙江美术学院(当年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领军人物,却依然从宏观的浙江美术大局出发,极具高瞻远瞩的认为:浙江历来是全国的美术重镇,是一方多年中国书画发祥传承之福地,除却拥有一所全国一流的美术教育院校之外,必须再建立一所区别于美教,专门从事美术创研的独立机构——画院。从而确保浙江美术事业发展的双赢。

时光飞逝,20余年的跌宕起伏,国运多舛。直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举国震邪安邦。在浙江省委、省政府进一步关怀下,在浙江省文联和美术界前辈友人的不懈努力下,1979年明确了浙江画院的编制,随后又经过了五年诸多事项的筹划配备,终于在1984年底浙江画院正是挂牌成立。首任院长恰巧就是在60年代初被潘天寿先生所赏识和倚重的我国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当年已距潘老文革被迫害致死13年了,此举想必也是对他在九泉之下冤灵的一个莫大告慰),副院长是当年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浙派的领军人物顾生岳先生和浙江省文联的领导刘航先生,画院的第一代画师除了选调了一批各方精英之外,还适时录用了一批刚从浙江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首届硕士研究生。

浙江画院伴随着它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的幸运儿——首先,它——是受到了我国近当代两位国画大师潘天寿和陆俨少的悉心呵护和滋养;它——所出生成长的经纬度,是有着多年人文传承,世代名家辈出的中华文明之风水宝地,其资源蕴藉之丰沛,令举国业界为之羡嫉;它——自成立之日起就集结了两位国画大师麾下的一批精兵良将,通过第一代画师们呕心沥血,奋力进取和辛勤耕耘播种,如今业已学术硕果累累,令举国业界为之赞叹;它——相临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今中国美术学院),这所顶尖的美术孵化器无疑是浙江画院重要而充盈的人才资源库,近水楼台之优势,令举国业界只能望洋……

看今朝,幸逢盛世。浙江画院已从30年前的嗷嗷待哺,业已30而立的朝气蓬勃,成为了顶天立地的一方学术重镇的强势诸侯。它在全国业界的行列中已逐渐崭露出自己独特的风采和强劲的实力,已形成为画院系统中一块耀眼夺目的方阵。这期间,前三任院长陆俨少、潘鸿海、张华胜等为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加之近几年在本届画院班子务实,有为的引领下,更加的立足于传承与创新,诸如在机构合理配置、强化梯队建设、明确创研方向,提升学术品质等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进一步赢得了社会的赞誉和上级信赖。在不断推出人才和精品的前提下,上级部门不断加大了对浙江画院整体事业发展的支持力度,从政策倾斜和资源配给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力度,使画院的软件和硬件提升得以日臻完善,无疑浙江画院已经迎来了一个大发展、大繁荣的黄金时代。

展未来,科学发展。在一个国泰民安的时代背景下,文化的传承、创新、发展是必然的。我们如今的画院领导班子以及全体画师都十分清醒的感悟到:无论是一个国家、民族,或是一个地方、区域,乃至一个具体的学术机构——往往它的过去所承载的将决定着它的现在;而它现在所承载着的也将决定着它的未来。其周而复始的兴衰存亡是由表及里的存在着其必由的因果关系。

打一比方:就业界而言,把唐、宋、元、明、清视为发展史上的长河,那么如今形形色色的画院就是一艘艘打造的大大小小的舰船——有些自下水后就乘风破浪,一往无前;有些下水之初势头强劲、却不期中途触礁搁浅而危在旦夕;有些一下水就原地打转,晕头转向的徘徊不前;更有些自打造后,却从未试过水……后两者最悲催是在人们谈笑间已然灰飞烟灭了。

因此,在业界的这条长河里我们都在“逆水行舟”,而“不进则退”!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面对强手如林的业界如同“浪遏飞舟”——困难和机遇同在,压力与空间并存,如果你不能审时度势,没有责任和心智,没有定力和自信,没有决心和毅力,就必然被那无情的湍流险滩所冲垮(溃)……

鉴于此,作为一个由政府设立的专业画院,就必须不断努力的去打造出一批又一批的名家力作,在其位的画师学术上一定不能甘于平庸,要有一种远大的抱负和怀揣一颗勃勃雄心。依据“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无道法则,浙江画院若想在这强手为林的生态环境里,为将来求生存、拓基业,谋发展,就必须将自身打造成一支作风顽强、战略有方、战术过硬、面对每次关键战役都敢于亮剑的高品质学术劲旅。

30个春秋,30年的风雨历程,作为一个学术机构,意味着整整一代人为之倾注与奉献。浙江画院第一代的画师绝大多数已年逾古稀,当然都早已名冠天下。他们都无不为建立浙江画院这座高攀的丰碑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其丰功伟绩必将受到后生们的崇尚和景仰。而伴随着画院30年学术梳理,回顾和总结,作为一个时期的结点定格,也意味着我们第四届的画院领导班子圆满完成了历史所负于自己的光荣使命和交待。

当浙江画院即将迎来30年华诞之际,我们又一次地吹响了进京检阅的“集结号”,特此汇编了以学术梳理回顾并总结30年成果为主线的大型专集《湖山掩映——浙江画院30年回顾作品集》,同时,还将包括出版首发《史料所及——浙江画院影像志》、《根深叶茂——浙江画院山水30年》、、《惠风和畅——浙江画院访谈录》、《浙江画院动态录》、《陆俨少传记》、《画人陆俨少》、《中国画画刊——浙江画院30周年特刊》和等十部著作。旨在全面、系统又以不同形式,多角度向全国业界内外,呈现画院30年以来的成长、发展的多种之轨迹和各方面取得的学术成果,也作为一份上下求索30年后所交上的一份高品质的答卷。并借此向共和国的65华诞献礼。

在此也代表浙江画院的全体同仁,虔诚的接受浙江的父老乡亲以及全国业界的检阅和指导。同时也是对30年来一直关心支持,呵护抬爱我们的全国各界贤达志士的一项总汇报。我们也同样以这种认真、严谨、端正的学术态度来追思和缅怀那些为浙江画院的创建做出不朽贡献的已故先辈。

当下,中央提出号召,全国人民努力践行,尽早实现“中国梦”,而至于具体到浙江画院而言,我们也拥有一个“梦”——如若假以更多的时日,必将我们的画院打造成为第二个“南宋画院”!

30年,在历史长河里仅是弹指一挥间,针对我们这样一个专业学术团队的前程而言,也只能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 

2014年于西子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