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TITLE

《根深叶茂——浙江画院山水三十年》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文/孙永

30年以来“山水30年”,是我早在2011年就提出的一个选题,表面看似略显宽泛,可是一旦把这一专题镶嵌在浙江画院学术创研的范畴里,的的确确大有文章可做。

浙江画院作为一个改革开放以后新成立的省级专业学术机构(1984年),当年面临三大困境:编制有限(只有20名),人才短缺(当年的名家高手早有立身平台),经费拮据(政府仅拨了点人头费),然而浙江画院这座新立门户,却在短短的二十几年里,便从筚路蓝缕而自强不息,以坚韧不拔的毅力,铿锵有力的步伐,逐渐走向了今天的辉煌。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就横向类比而言,浙江画院在业界无疑称得上是一个颇富“传奇”色彩的机构,而浙江画院的山水画专业更是“传奇”里的一个“奇迹”……

自1984年成立以来,浙江画院在首任院长、我国现代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先生学术大旗的引领下,造就出了一批批诸如曾宓、徐英槐、姜宝林、孙永、刘文洁、茹峰、张捷、余昌梅等早已名满天下,或是称雄一方的山水画名家高手。他们的年龄跨度长者已年逾八十,幼者只有四十出头,三代学者同舟共济,携手奋进。就仅是上述的九人里,自1984年六届全国美展开始迄今,共获金、银、铜奖就有七块之多,而入选全国美展和其他展览的奖项已可忽略不计,这也就意味着迄今为止,全国还没有任何一个同类机构的获奖概率能与之比肩。因此,可以自豪地认为,被浙江画院打造出来的这支山水画专业团队,凭借着自身过硬的专业能力和笃厚的学术底气,在当今的山水画领域足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自1984年至2014年的整整30年里,浙江画院一直秉承着陆俨少先生“学术立院”、“唯才是用”的办院宗旨,不断地锐意革新、谋求发展,实行开门办院而广聚人才—上述九位山水画家除浙江省以外,来自上海、福建、山东、江苏等五省市,而去年刚招入的林爱国来自安徽,真可谓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从五湖四海走到了一起。传承经典而继往开来—这些在职画师,长幼之年龄差距近50岁,从30后、40后、50后、60后及至70后,阶梯年龄配比,让我们的学术可以薪火相传而后继有人,仅凭这般的战略考量和战术践行,已先胜人一筹。推陈出新而百花齐放—上述十人中有传统功底深厚、技术全面的,也有独擅一功而锐意创新的;既有擅长宏篇巨幅创作的,也有将小品玩到淋漓尽致的;既有注重现实关怀的,又有独(擅)自我陶冶的……总之是风格迥异而各有千秋。浙江画院如今打造的这支山水画专业团队,是代表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山水画专业发展的一个方向,是浓缩的一个经典范例……写到此,自豪感不得不油然而生。

近年来,浙江画院为了进一步发掘人才,储备梯队,扩大自身学术主张和辐射面,以及提升开门办院和资源共享的公益性,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实施了面向社会招聘研究员(与画院常规的特聘画师有本质的区别),近些年又实施了在历届高校优秀毕业生中挑选部分年轻人到画院做学员。从这一系列举措之初的风生水起到如今的趋之若鹜,事实已充分验证了画院当年的战略前瞻的英明。为了体现画院另一方面的成果,在此也精选了部分山水专业的研究员及学员的创研成果,以资鼓励和鞭策。

当然,不容避讳的是上述团队中有个别一两位,由于当时的种种个人原因及历史局限的认知所致,离开了画院。为此,我一直耿耿于怀地无奈和惋惜……然而,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他们在专业上所取得的辉煌业绩,都是在浙江画院这一平台上,或者说都与画院存有千丝万缕无法割舍的渊缘—浙江画院犹如一部超级而高效率产出名家高手的孵化神器。今天他们虽然已在其他平台安身立命,但我深信,他们的心底永远会存有一份对画院的留恋之情和感恩之心,在我心目中他们依然是我们的画院人,也是一份画院的骄傲……

《浙江画院山水30年》的出版发行,在“浙江画院30年学术回顾系列”中仅是其中的一个版块,或算一组方阵。借此希冀于从另一个角度去折射,无论是一个机构还是一个区域,对于民族的一门国粹艺术之精华,如何在传承和发展上体现出更多的正能量和正确的方向,从而也向业界提出了一个如何去打造和构建一个真正的学术高端平台的严肃课题。我认为,从古迄今,真正的学术绝不可能仅以一己的小聪明,凭侥幸、靠噱头瞎炒作、穷折腾而流芳百世—她必须要有深厚的底蕴,循序渐进的千年发展规律,再加以深谋远虑的考量和脚踏实地的践行而垂名青史……

以上铿锵豪迈的话都讲了,接下来就准备虚心俯身来聆听全国业界同仁的各种样式的斧正和教诲。在此先道声:谢谢了!       

      2014年春于浙江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