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TITLE

《惠风和畅——浙江画院访谈录》

(刘慧 著)(浙江文艺出版社)

最酷画 

时间的枝头上,盛开着许多谜的花朵……

浙江画院从1984年12月22日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的幸运儿—受到了我国近代两位国画大师潘天寿和陆俨少的悉心培养。浙江是美术重镇,是块千年中国书画发祥传承的福地,除了拥有一所全国一流的美术教育院校之外,仍须设立一所教育之外从事美术创研的专门机构—画院。当年,已是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领军人物的潘天寿,依然从宏观的浙江美术大局出发,颇具前瞻性和战略性地坚持,从而保证了浙江美术事业在后续的发展上,赢得教育和创作的双丰收。

陆俨少担任了第一任浙江画院院长,并任教中国美术学院前身的浙江美术学院。他的治学精神和从艺精神,一直深深陶泽和引领着浙江画院。

两位艺术大师麾下聚集了一批精兵良将:顾生岳、刘航、徐启雄、曾宓、徐英槐、潘鸿海、姜宝林、朱琦、吕迈、翁祖亮、冯运榆、张华胜、何水法、张伟民、池沙鸿、孙永、刘幽莎、宋陵……当时画师们呕心沥血的耕耘播种业已硕果累累。

你们是浙江画院新时期的骄傲:张伟民、池沙鸿、孙永、陈虹、茹峰、袁进华、赵跃鹏自豪地站在“新中国美术家系列浙江中国画画家”的行列。

浙江画,炫北京。甲午新春,由中国国家画院、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文化厅主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浙江省中国画作品展”于3月21日至29日在中国国家美术馆与国内外见面。浙江画院七位画师与中国美术学院八位共计十五位浙江中国画家的近百件作品,向人们展示了浙江中国画的光辉灿烂。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是多么幸福!

综观张伟民的《朝朝暮暮》、池沙鸿的《欢迎到我家》、孙永的《鲁迅故里图》、陈虹的《女儿妆》、茹峰的《松林抚琴图》、袁进华的《快乐园》、赵跃鹏的《岸》……山水、人物、花鸟作品,无一不呈现浙江画院画师那精妙的中国画技艺和深厚的人文情怀。

繁花争妍的日子,耳目一新的大展,先后迎来了十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中宣部副部长黄坤明,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赵实,中国文联副主席李屹,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冯远,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副院长张晓凌、张江舟、赵卫、曾来德,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田宇原,浙江省文联书记处书记高克明,以及张立辰、姜宝林、杨立舟、王迎春等老艺术家……

大展还吸引了一双双蓝眼睛:法国美术家协会主席雷米·艾融(Rémy ARON)、法兰西艺术院轮值主席克劳德·阿贝耶(Claude ABEILLE)、法兰西艺术院院士埃里克·德玛杰赫(Erik DESMAZIERES)、法兰西艺术院院士让·卡尔多(Jean CARDOT)、法兰西艺术院院士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皮埃尔·卡隆(Pierre CARRON)、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孙志新等外国艺术家……

艺术家有广阔的视野,有对生活的理解和激情,才有可能发现和体会到什么是艺术,从而产生创造艺术的动机。国内外艺术家们称赞:作品风格鲜明,传承文脉清晰,个人成绩斐然,他们业已是浙江中国画界的优秀代表,更是浙江美术界的中坚力量。

环顾大展,我从画家们精心创作的作品中体味到一种来自生活的新鲜气息,而较少有沉溺于书斋的腐朽和一成不变的纯粹笔墨游戏。有评论家称赞道:这些作品表现出浙江画院站在全国的艺术高度,为探索中国画发展而坚持不懈的锐气。

人们不会忘记:作为浙江最主要的中国画教研和创作机构,浙江画院早在2002年就曾晋京参与“浙江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时隔十二载,受中国国家画院之邀再次赴京推出“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展—浙江省国画作品展”,可谓是浙江中国画再一次吹响了集结的号角。它不仅仅是当代浙江中国画创作的实力与成果的展示,也是浙江绘画精神和艺术品格的再一次集中呈现,更是新中国美术史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浙江中国画作为主力方阵,于学术长河中的又一次高端定格。

中国画之于浙江,历久而弥新。自五代两宋之后,中国画进一步成熟完备。宋室南迁,许多画家自北方流寓杭州,按《南宋院画录》所载九十八位院体画家中,浙人几占半数。此后,南宋、元、明、清直至民国,历朝历代浙江更是绘画名家辈出。

人们不会忘记:新中国成立后,潘天寿振臂高呼,黄宾虹、吴茀之、诸乐三、余任天、陆俨少、沙孟海、陆维钊、陆抑非等一批名家云集执教于西子湖畔。尤其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促成以李震坚、方增先、周昌谷、顾生岳和宋忠元为代表的“浙派人物画”等众多当代中国画名家和经典作品的产生,从而在全国开启了浙江中国画的复兴之路。

“浙江的中国画之所以长盛不衰,是缘于扎根于传统的沃土而不断接受开放和变革的洗礼。”在浙江画院院长孙永眼里,近代以来,面临新观念的冲击,浙江画院一直秉承着关注传统与创新的宗旨。而其深层原因,与浙江中国画倡导“拉开中西绘画的距离”的学术思想,和浙江中国画界进一步确立“重传统、重基础、重修养、重创新”的学术主张,是密不可分的。

中国国家画院杨晓阳院长称,在新中国走过六十年发展历史的今天,中国国家画院重磅推介以“新中国美术家”为主题的系列展览,对全国范围内1949年以后出生的中国画名家进行梳理、展示和推介,研究他们的艺术成就,肯定他们的艺术价值,为弘扬当代美术的中国风格、中国精神和中国标准,塑造时代经典作出自身的贡献。以“新中国美术家”为主题的“三部曲”系列展览的完成,体现了中国国家画院通过自己的视角,对近一个世纪以来当代中国画画坛名家的价值判断,同时也是一次规模庞大的对中国当代美术的档案梳理,意义重大。

湖山掩映,岁月静美。

穿梭历史的画廊,浙江画院呈现了三十年来重大展览中的获奖作品以及新创作的精品力作,充分见证了浙江画院的兴起与繁荣,也反映了浙江当代中国画在辉煌中不断延续的发展历程。“这要得益于陆俨少一生求变的创作观,得益于画院传、帮、带的循序渐进与完善。”孙永说的就是浙江画院一直延续的一个口号:传承经典,继往开来。

是你吗,敬爱的朱琦老先生?人们都说,你是当代浙江美术的“老母鸡”,对后生晚辈的关爱、培养和提携,成就了一大批当前浙江美术的中坚力量。浙江美术界最不能忘的,是你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与潘天寿先生共同筹划成立浙江画院所付出的艰辛努力……

是你吗,敬爱的顾生岳老先生?天堂一定有宣纸吧?此时,在浙江画院成立三十周年之际,我又看见你那一幅幅饱蘸西湖水墨的画作……

清晨,我听见那只大公鸡“喔喔喔”地高叫着,叫醒那些爱睡懒觉的小年轻—从新四军军营里成长起来的国画家吕迈,书诗画印全能,晚年犹擅画鸡。吕迈画的鸡,与古今中外画家笔下的鸡不一样。虽然吕迈也画英姿勃勃的大公鸡,但更多的是充满童趣、闪烁着“鸡德”的赤膊鸡。画赤膊鸡是吕迈的独创。

美丽的宋贤珍如笔下花儿美丽盛放。1934年金秋十月出生在上海的宋贤珍,在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的上海育才学校学习油画,这位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的高材生,后来成为浙江画院的专职画师。1964年在全国美展上,她的代表作《她们在成长》受到了美术界广泛的关注,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4年《蚕宝宝》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奖,1987年《呼伦贝尔夜》入选首届中国油画展,1989年《布利亚特女人》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

建德人翁祖亮1929年出生,秀美的千岛湖山水,浸透他画中各色人物的线条—戏曲人物作品《秋江》由中国美术学院收藏,西厢人物《莺莺》由青岛博物馆收藏。曾在杭州、台湾、德国举办个展。他的中国画美术理论方面的论文收入《林风眠研究文集》和《林风眠论》。

享受每一次“蜕变”,是邢鸽平在浙江画院的最大收获。当年跟刘航、吕迈、朱琦老先生一起共事过的她,很是幸运:“1984年4月我从部队转业,在省文联人事处工作了一小段日子就到了画院,跟随刘航等老先生筹建成立浙江画院,经常要到陆俨少先生家汇报工作—老先生很认真、很儒雅、很淡定,说话不紧不慢却很有份量,画院里再厉害的画家都会听他的话。”有福气的邢鸽平自此开始的近二十年画院生涯,成为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

三十年,浙江画院努力创造一个学术思想开放、门类结构合理、艺术追求多元、创作交流活跃的环境。

三十年,浙江画院特别注重对各种流派、观点乃至地域文化的包容,注重每个艺术家在文化上、艺术上的差异,注重艺术创作结果在学术意义上的突破和变化。

 

最前线

时间的枝头上,盛开着许多谜的花朵……

在山乡、在军营、在海岛、在学校……处处都有浙江画院画家的身影。艺术家有广阔的视野,有对生活的理解和激情,才有可能发现和体会到什么是艺术,从而产生创造艺术的动机。“面向基层,深入生活”始终是浙江画院一直坚持的创作宗旨。为此,每年画院都要组织画师奔赴全国各地,他们或行走在大漠戈壁,或露宿山寨乡野写生,每一处的乡土风情,给画家们提供了不少创作的灵感和素材。

九十年,光辉历程;九十年,红色记忆。

为向建党九十周年献礼,浙江画院的画家们便赴中共一大会址、遵义会议会址等“红色起点”采风,追溯红色经典。沿着这些“红色起点”,画家们北上南下,在贵州遵义、嘉兴南湖、江西井冈山、福建上杭、浙江四明山革命老区……一路采风,一路搜集资料,完成了上万张“红色起点”速写。

“每一处都留下了画家的笔墨,每一处都留下了画家对党的赞美。”院长孙永说。2010年春天,部分画家远赴“红色起点”采风活动第一站贵州―眼前的娄山关直入云霄,雄关漫道依然;遵义会议会址前,画家们肃然起敬。

为了把历史脉络搞清楚,让采风写生的过程真实地成为学习党史的过程,浙江画院“红色起点”采风一次又一次以小分队形式出征,到赣、湘、闽三地实地考察,在南昌起义地、秋收起义的湘赣边、井冈山根据地、古田会议旧址、红都瑞金、红军长征出发地收集资料,写生作画。

2010年9月,池沙鸿、张伟民、赵耀鹏、卫英、陈阳等人在大雨中驾车直奔赣、湘、闽而去。“我们顺着各地红色足迹,包括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花园角2号朱德故居、朱德军官教育团旧址、井冈山烈士陵园等地,一路细细走去,努力捕捉当年发生故事的细节,尽可能多拍照,多记录,多画简略图,唯恐漏掉什么。”池沙鸿说,在三湾,画家们看到了何长工等人设计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军旗,“我们在心中掂量着锤子和镰刀的沉重含义。”

整整一年多时光,几十位画家在各处寻访。在他们眼中,在他们笔下,那些旧址、草屋、老红军渐渐复活。一路走来,画家们关注着扑面而来的一切,了解、观察、学习,切身感受到中国共产党在发展壮大初始阶段的艰苦磨难,经受了一次精神洗礼。他们说,一路前行,让我们走出自我的小圈子,更加关注生活、关注人民、关注时代。

于是,才有了这张浙江画院“红色起点”展览作品清单―孙永《遵义会址》、张华胜《上海一大会址》、姜宝林《井冈山主峰》、茹峰《红色起点写生册》、余昌梅《娄山关》等山水画;陈虹《遵义会议代表》、袁进华《井冈山根据地重要人物肖像》、余宏达《长征后留守苏区的重要人物》等人物画;张伟民《红军常用中草药》长卷、何水法《井冈山花正红时》、张浩《红梅》等花鸟画……这些作品都是从数以万计的草图中筛选而来,仅《红船》系列作品就有数十张之多。

“我们的采风采得深入,我们的寻觅寻得精神。时间虽短,但收获很多。”孙永说。一路采风,一路学习,让画家们更多地看到了理论联系实际的中国共产党,看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中国共产党,看到了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共产党。

那一年,六月初夏—“红色起点”在浙江省美术馆与观众见面。在古田会议会址,在瑞金,在遵义……浙江画院的画家带着对那段历史的崇敬之情,潜心创作五百多幅作品,串连起“红色起点”系列长卷。这些丰硕的艺术成果,静静地在展厅里散发出诱人的馨香。

“长卷不在于长短,不在于一种形制,更在于画作的视界。”浙江省文联主席许江说。这是画家们游观之境、信笔之境、任心之境,更是浙江画院的一种历史担当。

春天里,一泻千里的钱江两岸百花盛开,那粉红似霞的杜鹃,洁白如云的梅花,牡丹富丽,兰花飘香。

壬辰春上,浙江三十多位著名花鸟和山水画家联袂创作的《盛世百花》和《沃土千里》两幅巨制完美收笔,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七十周年,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文化厅和中国美术学院联合推出“百花·沃土—浙江省美术作品特展”。特展以文献梳理、经典再现的方式,呈现七十年来浙江美术界对《讲话》精神的理解和执守。特展由四个部分组成:开篇“百花·沃土”以浙江当代花鸟画、山水画名家合作的方式,创作两幅巨制,向《讲话》七十周年献礼。第二部分为1940年至1948年浙江美术界创作的经典美术作品。第三部分为1949年至1977年浙江美术家创作的革命现实主义、社会现实主义题材的美术作品。第四部分为改革开放至今浙江美术家创作的反映当代火热生活的美术作品。

那段时日,浙江画院画师曾宓、姜宝林、何水法、张伟民、张浩、张华胜、孙永、茹峰、余昌梅、赵跃鹏和浙江美术界具有影响力的花鸟画家柳村、朱颖人、叶尚青、马其宽、徐家昌、孙韬成、金鉴才、闵学林、吴静初等贤达齐聚一堂,参与了开篇“百花·沃土”的创作。

一大早,曾宓从杭城来到余杭良渚文化村的创作现场,他气定神闲地为山水篇开笔。紧接着,在著名山水画家孔仲起、包辰初、杜高杰、陆秀竞等人笔下,尽显一派风流—秀丽的富春江、蜿蜒的新安江、壮美的钱塘江,丹青长卷,烟雨奇观,借三江两岸的万物,感谢母亲河孕育了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浙江儿女……

这就是我们的家园,就连梦都像百花盛开的旷野,那般清新—姜宝林的凌波仙子水仙、张华胜的花中西施杜鹃、何水法的国色天香牡丹、张伟民的硬骨凌霄花……竟这样饱满,这样别致,它把一冬蕴藏的精神和力量尽情释放出来。为画出梅花的神韵,赵跃鹏数次来到余杭超山梅园,呆呆地一看就是一整天,光速写就画了上百张。

曾宓笑道:“百里挑一,就为今日的百花盛开呢!”此次大型创作,好多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来得最早,走得最晚。

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姜宝林说,是老一辈画家把延安精神代代传承,让今天的我们懂得如何把绘画与劳动结合起来,不但用鲜明的色彩、健康的线条去表现劳动,就是画面的笔触、节拍、律动也须和劳动情绪相呼应。

院长孙永在请张华胜专门为《沃土千里》落款后高兴地说:“这幅长卷从初稿到最后完成都是由浙江画院山水工作室画师创作完成的。过去,画家在创作上一直表现着为大众的方向,现在是更进一步,要画属于大众的,为大众所理解、欣赏、喜爱的。这样画家就一定得打开生活的圈子,到大众中间去,变成大众的一员,全身心浸透大众的思想、感情,以大众的感觉去感受,用大众的眼睛去观察,画出来的作品才会受大众喜爱。”

 “艺术是种子,人民是沃土。画家只有把根扎在‘沃土千里’之中,才能看到‘盛世百花’的繁景。”在时任省文联党组书记吴天行心中,延安精神不仅仅是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新时代更要有开拓创新的延安精神。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5月22日,人们走进浙江美术馆,一睹“百花·沃土”的盛景。

爱是人间盛开的花朵,爱是人间流露的真情。浙江画院结对帮扶龙游县桥下小学孩子们延续艺术梦想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2012年9月21日,浙江省文联书记处书记高克明带领浙江画院众画家一行,专程赴龙游县桥下小学参加在该校举行的“浙江画院与桥下小学结对助学活动”。孙永代表浙江画院向桥下小学捐赠五十万元人民币,设立“浙江画院艺术教育基金”,以支持该校的贫困学生继续学业和艺术教育事业的发展。孙永、潘鸿海、姜宝林、池沙鸿、陈虹、茹峰、余宏达、余昌梅、姚晓冬、陈青洋、卫英等浙江画院的画家与三十几个贫困家庭的孩子结了对子。画家们还拿出了各自的精品力作,为龙游县桥下小学的孩子们举办了一场慈善拍卖。

“我捐出了一幅自己画的鸢尾花。”那时正在香港的何水法,听说这个活动后第一时间赶到了龙游。回忆起自己年幼学画的经历,何水法认为素质教育就应该从小学抓起:“孩子在启蒙阶段的艺术教育非常重要。我十四岁的时候去杭州少年宫学绘画,遇到了潘天寿老师,那时候的震撼我一辈子都记得。孩子为什么要学艺术?因为艺术能够给人带来幸福感。”

此次结对扶贫的起因,源于孙永最初想建一所希望小学的想法,后来经浙江画院研究员萱耀的推荐,他被桥下小学浓厚的艺术氛围所感染,也被孩子们的作品和事迹所感动。孙永坦言,都说艺术家的作品容易打动人,而实际上艺术家往往又是最容易被打动的。桥下小学的师生们被深深感动了:这样的义举,也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坚持公益、坚持艺术惠民的理念下,桥下小学未来在文化艺术教育上会有一个长足的发展。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这一长效公益机制的背后,是一种奉献,更是一份责任和坚持。在2013年浙江画院的新春雅集活动中,浙江画院还专程邀请桥下小学孩子们的代表到杭州,与画院画家们共度新春。

“浙江画院一直以来都以出色的美术创作来记录当代文化生态、反映当代的人文精神,同时,浙江画院作为公益性的事业单位,更有责任和义务切切实实地为人民大众的文化生活、精神审美做好服务工作,因此浙江画院也一直努力在浙江省的公共美术创作、大型美术展览组织和文化惠民、济困帮难等公益性活动上下大功夫、花大力气。”孙永说,此次浙江画院与桥下小学的文化惠民结对活动,是扶贫帮难,也是真正帮助青少年艺术教育的发展和进步,体现了画院对于普通民众的关注和爱心。

爱心不仅彰显出机构的凝聚力和集体荣誉感,背后更体现出浙江画院公益精神的传承。近年来,在东南亚海啸、“非典”、冰雪灾害、汶川大地震、西南旱情等重大社会突发事件发生时,在支持慈善事业、拥军送文化等活动中,浙江画院一以贯之地积极参与,勇于担当。

每年的“八 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浙江画院的画师都会出现在兵营。东极岛是我国版图上最东端的一个住人小岛,边防派出所就驻扎在最东端的庙子湖小岛上,离公海仅26海里。边防官兵忠于职守,艰苦创业,维护治安,以岛为家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每一位书画家。书画家们不仅为部队创作大幅作品,而且还专门为部队英雄画肖像,把这份军民鱼水之情永久地留在了官兵们的心中。

“带着画师们的辛勤劳动成果走出去,到外地举行学术交流,扩大浙江画院的影响力。”闪耀着满头白发的潘鸿海回忆道,2002年,“浙江画院画师作品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共展示十七位画师的一百三十余件作品,并首发了《浙江画院画集》。这个大展,不仅轰动全国,而且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浙江画院渐渐挺进全国最优秀的画院行列。

随之而来,浙江画院诸多画家的作品先后在全国和全省大展上收获各种奖项。

1984年浙江画院成立后参加的第一个展览—第六届全国美展,徐启雄作品《决战之前》、孙永作品《水乡风情图》获铜奖。

1986年,陆俨少、刘航、顾生岳、徐启雄、朱琦、刘幽莎、姜宝林、何水法、冯运榆、孙永的作品参加“浙江中国画新作展”。

1989年,徐启雄《晨光》、姜宝林《大山》、何水法《青菜图》、顾生岳《祈祷》、刘幽莎《有羊的山坡》、宋贤珍《布利亚特女人》入选七届全国美展,并获浙江省庆祝建国四十周年美展优秀作品奖。

1993年,姜宝林《寂》、何水法《蓬勃之气》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展。姜宝林《空山》、孙永《幽居夜色》、刘文洁《旷谷》入选首届全国山水画展。

1996年,徐启雄的《下战表》、《苗寨新嫁娘》、《决战之前》、《秋阳灿灿》,潘鸿海的《鲁迅》、《囡囡》、《马克思认真读书》入选《中国现代美术全集》。

1998年,曾宓、姜宝林、孙永、张捷的作品参加由文化部主办的“98中国国际美术年—当代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张捷的作品《老区写生》获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写生画展佳作奖。

1999年,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上,姜宝林的《又是一春风》获银奖,张捷的《故园》获铜奖;张浩的《丹柿》、张华胜的《接天莲叶无穷碧》、刘文洁的《云栖之地》、张伟民的《无意熏风第一花》、李大云等合作宣传画《国运兴衰系于教育》入选。浙江画院获组织工作奖。

2000年,《当代中国画院》大型画集出版,孙永、张捷、张华胜、何水法、张浩、姜宝林、曾宓、潘鸿海的作品入选。在中国美协“国土情”全国书画大展上,张捷的《曲院》获二等奖,袁进华的《喜悦》获三等奖,吴扬的《雨季》获优秀奖。

令人欣喜的是,2000年到2014年间,浙江画院在历届重大展览中都获得佳绩。2014年,浙江画院又获评中国文联“优秀组织奖”。

浙江中国画的繁荣与国运昌隆紧密相连。近些年,梁平波、张华胜、张伟民、孙永、何水法等画师,积极踊跃地投身于浙江省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用中国画的独特语言再现波澜壮阔的社会画卷。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第十二届浙江省美展、第六届浙江省体育美展、浙江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展中,浙江画院也纷纷摘金夺银。历时四年完成编辑出版的《陆俨少全集》更是获得了两项全国图书大奖。

肩负着历史重任,一笔一墨总关情。表现人间真善美,是每一个画家的天职:当历史罕见的冰雪灾害来临,当汶川大地震袭来之时,艺术家们并没有袖手旁观,他们为支援灾区人民而奉献的爱心一次次在不断升温。浙江画院集体创作和捐赠的佳作多达上百件。

湖山掩映,陌上花开。

陌上,有千回百转、奇峰怪石的山和水;陌上,有各式各样、一应俱全的人和物;陌上,有名品相映、争妍斗奇的花和鸟……而蓝色之江调和的山水画、江南色彩涂抹的人物画、温柔西湖滋润的花鸟画,使浙江画院在中国画画坛别样清新,独树一帜。

 

最生活

时间的枝头上,盛开着许多谜的花朵……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浙江画院与嘉兴市委宣传部等主办的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七十周年“走进嘉兴”采风创作活动,2012年4月16日在南湖岸边启程—四十位画家分赴桐乡、平湖、海宁、海盐、嘉善等地写生,为“喜迎十八·水墨咏三城”大展提供一百幅新创的力作。

在嘉兴这座红色之城,历史与现实相辉映。在改革试验区,在建设工地,在美丽乡村,画家们用手中的笔,为火热的时代写生造像—那幅巨大的《杜鹃开了·石榴红了》的现场写生作品里,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一簇簇,像片片红霞;色泽艳丽的红石榴,一串串,像团团火焰—嘉兴的市花杜鹃和石榴,被画家巧妙地勾勒在画面中。

“我们是谁?我们是人民培养出来的画家,我们只有在为人民歌唱中获得绘画源泉。”孙永说,有幸在南湖之畔启动系列采风活动而深感欣慰。此次画院四十位画家,将通过不断深入基层、贴近百姓、关注时代,用自己的笔墨语言,描绘出一批既能客观反映嘉兴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文化建设上的新成果,又积极健康向上、让百姓喜闻乐见、体现乡风民俗的美术作品。

七十年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鼓舞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浙江画家,积极投身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从中汲取主题素材和诗情画意,创作了无数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从那年起,浙江画院把深入基层采风写生作为一个长期的品牌来打造—一次采风,一本画册,一个展览。力争在实践与采风中,出人才出作品出成果。

清晨,当第一缕曙光在嵊山镇东方村冉冉升起时,一座诗画般的岛屿和一群艺术家在此相遇—省文联文艺志愿者用他们的镜头、画笔、速写,留下一幅幅美丽的渔家长卷。

2013年的夏天,舟山市委常委、嵊泗县委书记徐张艳带着艺术家一行,从田岙村、边礁岙村、黄沙岙村,再到会城岙村集聚论道,为美丽渔村带来全新的艺术概念:让小渔村的渐变色彩,与嵊泗天然的美景相映成趣。

穿行于错落有致、不断翻新的小渔村,画家们发现许多渔家墙上都是色彩斑斓的渔民画。院长孙永带来了浙江画院对嵊泗渔民画产业发展的新构想:嵊泗渔民画是民间绘画中独树一帜的画种,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还没有将渔民画变成自己的文化产品—浙江画院会组织更多的画家来东海渔村,带动当地渔民画家创作更多与“东海渔村”独特渔家风情完美融合、又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新渔民画。

有一种精神叫坚守。

谁都记得癸巳年的夏天,浙江多地拉响了高温红色警报,杭州以40.4℃的高温破了六十二年来的最热纪录。尽管酷热难耐,但仍有一些职业的从业者必须在室外面对火辣辣的太阳,路面交警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的精神感动了艺术家—省文联、浙江画院和省书协举办的“走亲连心—慰问高温下奋战的杭州交警活动”在杭州交警支队展开。书画家们用手中的笔,把刺眼的金色、马路的墨色,还有被火球烧烤的交警身影,涂成一幅幅永恒的造型,永远定格在宣纸上,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当晚霞映照大地,交警们的形象就如同剪影活生生地跃入花鸟画家张伟民、赵跃鹏、罗剑华、姚晓冬的眼帘,他们共同完成了一幅《绿云堆里见精神》—画面中的红梅、牡丹、竹叶,还有飞翔的小鸟,交织出一种不屈的风骨。

这时,只见池沙鸿、陈虹、陈青洋、茹峰、余宏达、余昌梅、吴珍之、罗小姗、林爱国等人物画家把他们面前骑摩托车、戴头盔和墨镜酷酷样子的交警们,迅速变成了山中隐士,加上山水画家孙永寥寥几笔墨线,就活脱脱地勾勒出一幅《清隐图》。

傍晚时分,当两件巨幅大画创作完成后,现场的交警惊叹不已。田宇原则笑答交警们说:今天,我们经历的是一种大美。书画家现场为交警创作的这两幅巨大的国画,还有数十件厚重的书法,就如同黑白木刻中的交警形象,这些原创作品留在人们心中的不仅仅是交警的品质、意志与精神,更是当代艺术创造的理想、热情与使命。

俗语称,一年之计在于春。

每年梅开时节,浙江画院画师都会潜伏在余杭超山梅地采风写生。江南三大赏梅胜地之一的超山,素以梅花的“古、广、奇”三绝而闻名于世。在院长孙永的眼中,年初便开展采风写生,有助于画家创作状态的回归,“一年之计在于春。经历过几次这样的‘练手’,浙江画院的画家们又将踏上新一年的创作征程”。时任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吴天行、书记处书记高克明,都亲临现场为浙江画院的写生采风出谋划策,交流创作心得,并与画院画家们一道,咏梅、叹梅,将所咏、所叹付诸笔墨。

梅林深处,看姚晓冬《春》、罗小珊《松下问童子》,赏林爱国《山下鲍即景》、陈青洋《不亦悦乎》……画家们用手中的妙笔丹青,记录新春伊始的万象更新。孙永、茹峰、余昌梅携手以山水巨幅状写山水;张伟民、赵跃鹏、姚晓冬辗转迂回写梅、画梅;陈虹、陈青洋、吴珍之、余宏达、林爱国、罗小珊追昔怀古,一幅幅与梅相关的人物,跃然纸上。

很是羡慕,浙江画院还在梅林深处拥有了自己的创研中心,超山风景区专门辟出的一幢大楼成为浙江画院画师的创作活动基地。

艺术育人,艺术惠民,是浙江画院经年坚持的文化品牌。

每到新年临近,画家们都会自发集合,或写字祈福,或作画吟诗,将所有的心情跃然纸上。一直保持着新春雅集这一传统的浙江画院,癸巳年与《都市快报》联合发起了“新春文化惠民”活动,把带着艺术家心情和祝福的书画作品,传递给读者。

这也是浙江画院迁址到西湖文化广场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大本营举办新春雅集。院长孙永当然是最高兴的人,光是给艺术家们的邀请函就写了差不多二百份。当天,孙永站在画院门口,满脸笑意地迎接大家,“这应该是新春雅集活动举办九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过年就是要喜庆和热闹呢!”

亮堂堂的大厅里,长条桌子整齐地排成两列,雪白的毡布上摆满了各种纸张、毛笔、颜料。孙永、张捷、张华胜、张伟民、池沙鸿、何水法、余昌梅、金鉴才、俞建华、赵雁君、赵跃鹏、茹峰、袁进华、潘鸿海等书画家,各自在宣纸上天马行空地挥洒着水墨创意。传统的新年,艺术家们最喜欢的还是传统的祝福,在红色洒金纸上题个“福”字,是现场最多见的方式。

老艺术家潘鸿海围着一条大红色的围巾,看上去红光满面。他安安静静地坐下,捋了捋银发,寥寥几笔后,一个佩戴着翡翠耳环的少女呈现在纸上,女孩的背后是一大片芭蕉叶。同样画了少女图的还有浙江画院的青年画师余宏达,在两天的雅集中,像这样的小品他一共创作了十幅。余宏达说:“老前辈们的作品尺幅都很大,我就不献丑了,多画几幅小品,可以送给更多的人,也算是回馈社会。”

如果说走向生活带有锻炼队伍的色彩,那么深入生活则是画院的生活常态。

行走山水之间,不知我画山水还是山水画我。画中有诗,诗中有画—那是山水画田园诗,那是山水诗田园画。心中有诗方能读田园之诗,心中有画方能画山水之画;心中有诗方能画山水之画,心中有画方能读田园之诗—2013年红五月,浙江画院画师、研究员、学员一行四十人浩浩荡荡“走进丽水”采风。夜深人静的山村,我翻开画师陈青洋的片段日记:

5月7日周二,阴有小阵雨。庆元县城一夜休整,添置保暖衣物。一早,向海拔800多米的月山村进发。一个半小时,云雾与大山一齐绵延着,我们来到了尚存有五座古廊桥的“风水村”—月山村。我们这拨访客对于这个村来说是有点儿多了,只能分住在三个地方。依次是村口“来凤桥”对面的“越山旅馆”,离村中“白云桥”不远处的“月山人家”,靠近村尾“秆谷桥”和“步蟾桥”的“人顶山庄”。 

我画山水,山水画我。我在画山水之时也被山水画了—所谓在山水之中“陶冶”,也就是被山水“画了”。当然,这只是“画”境,还远远未到石涛“山川脱胎于余也,余脱胎于山川也”的“化”界。

……

“其实对生活的理解一直包含着对艺术的理解。”画院著名画师曾宓坦陈,许多特殊的绘画语言也完全是生活所赐。这种渴求的结果就像陆俨少在巴蜀山水和长江三峡中体味并创造出他特有的水纹和云纹一样。

湖山掩映,岁月静美。

而今,丰富多彩的生活,火热的时代烙印,让浙江画院的画家们在艺术上逐步走向成熟并成为画坛的主力军,在新时期的中国画坛产生广泛影响。

“浙江画院画师的作品,让人感受到中国画传统的曲折如水、包容一切的精神,却没现成语言的延伸甚或古人笔墨的再现。”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坚信,这种十分优秀的艺术创造状态,单靠沉潜于书斋,在故纸堆里讨艺术,是不可能达到的。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称赞:“浙江画院画师们,在学习和继承传统的同时,没有跟在古人后面亦步亦趋,而是特立独行地在古人的基础上建造每个人自己的宫殿。”

为这个时代留下艺术的历史,也为这个时代留下了不朽的笔墨。

浙江省文联所属的浙江画院,是一个由省政府设立的、专门从事中国画创作、研究的学术机构,并先后成立了中国工笔画研究所以及人物、山水、花鸟三大工作室。“其目的就是让中国画的核心力量更强大。”时任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林晓峰说,浙江画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创作机构,在全国的中国画领域占据一种学术、人才、创作的高地。

三十年间,浙江画院成为中国画坛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画院除了内设专职画师从事创作和研究外,还打破固有的人事制度,特别是在后十年间,画院又创新研究员和学员制度,特聘省内中青年中国画创作骨干为画院的研究员,为这些不同年龄段的优秀人才搭建了一个了解生活样式和艺术生产方式的平台,把他们团结在浙江画院周围,学习、交流、展示,使他们有相应的组织依靠。浙江画院这个开创性新体制,得到了全国美术界的认可。

画院是专门的创作和研究机构,画院的画家以创作和研究为业,他们的创作不仅表现自己的生活感受,而且密切配合社会的要求,反映现实生活中重大的时代主题,赞美人民建设祖国的丰功伟业。其核心任务是要出人才、出作品,为社会提供好的美术作品和精神食粮。历时五年完成的“美术解读·人文浙江”,就是浙江画院的画家们用绘画的表现形式,从浙江山水、历史、名人等方面,系统立体地再现浙江文化的历史渊源,创作出来的一系列具有时代精神,又为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精品,曾被省委宣传部列为文艺精品创作扶持项目。

对浙江画院而言,这真是个好日子—2012年5月19日,在运河环绕的杭州西湖文化广场上有了新家。这个温馨之家为画院提供了一个集创作研究、成果展示、学术交流、精品收藏于一体的全新平台。

浙江画院从她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在各方关怀下成长的幸运儿—1979年底,省政府同意恢复国画创作研究室并以此为基础建立浙江画院;2012年,省委、省政府又划拨西湖文化广场2002平方米办公房作为浙江画院的新院舍。

浙江画院不负众望,思想开放,艺术多元,创作活跃,聚集了一批精兵良将。画师们不负众望,呕心沥血的耕耘播种已硕果累累,在创作和学术上取得突破,将画院建成了一座艺术宫殿……

乔迁当天,位于西湖文化广场8号的浙江画院,还以一个特别展览—“浙江画院院藏作品精选展”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七十周年。展览包括了陆俨少、沙孟海、陆抑非、谢稚柳、周昌谷、王伯敏等名师大家的作品,以及画院一批中青年画家关注社会民生的现实题材力作。

浙江画院的收藏,首次向人们展示了画院二十八个春夏秋冬的丰硕成果,这些作品都是把当代中国画推向极致的代表作,见证了浙江画院的兴起与繁荣,也反映了浙江当代中国画在辉煌中不断延续的发展历程。

孙永说,恰逢《讲话》发表七十周年,浙江画院以迁驻新院址为契机,以这种虔诚朴素的艺术形式,将画院自成立以来的部分重要学术成果向大家作一个集中汇报,既彰显了艺术为人民的核心价值,也借此激励更多的后生才俊,励精图治而持之以恒。

短短三十载,浙江画院如今已成长为朝气蓬勃、顶天立地的一方学术诸侯。围绕着中国画的继承、研究、创新与发展,浙江画院在全国业界充分显露出自己的实力,成为行列中不可小觑的一块耀眼的方阵。

长长三十载,它负载着浙江画院对中国画传承创新的期待、努力和作为。如果中国画坛是一座大山,那么浙江画院就是这座大山里的一棵大树;如果浙江画院是一棵大树,那么画师们就是深谙各种风景的百灵鸟!

是为序。

刘 慧

甲午初秋于杭州